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浙江白癜风好治好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2:01:0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浙江白癜风好治好吗,河南白癜风传染吗,天津白癜风医院,可以治愈白癜风好的医院,临沂治愈白癜风,临沂根治白癜风的偏方,扎兰屯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江歌案里无法公布的细节:人性的薄凉如尖刀,一寸一寸插入心脏

(一)

11月11日,江歌死后的第374天,王志安团队公布了江秋莲(江歌母亲)和刘鑫(江歌室友)的采访视频,这让“江歌遇害案”再一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。

《江歌,你替刘鑫去死的100天,她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》

《刘鑫江歌案: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,但谁来制裁人性?》

《留学生江歌死后294天,母亲当面质问室友刘鑫:带血的馄饨,好吃吗?》

一时间,对刘鑫的指控刷爆了朋友圈。

其实早在8月,我就推送过一篇文章关于江歌事件的文章,但当时我心里就一直存在着疑问:

案发现场的那些关键细节,有没有可能在传播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?

对刘鑫的指控,是不是完完全全经得起推敲?

所以这次王志安的团队公布视频后,我仔仔细细去看了一遍,直至内心冰凉。

对人性的拷问如一把尖刀,一寸一寸插入心脏。

两个小时的视频一共被剪辑成了3段(下文会一一放出),看到最后,眼泪根本就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据王志安说,采访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哭了。

他在《关于“江歌案”:多余的话!》一文中这样写道:

刘鑫之所以认错,之所以愿意见面,是因为她的生活受到了舆论的压力,所以她急于和江秋莲和解。

而关于案发现场的细节,江歌母亲和刘鑫发生了无法调和的分歧。

真相究竟是如何?

平复了情绪之后,我通过梳理和对比各方给出的信息,作出了我的分析。

(二)

2016年11月3日,女留学生江歌在日本东京中野区的公寓门口遭人杀害。

据日本电视台援引警视厅中野警署的消息称,受害人头部遭利刃砍伤,伤口长达10厘米。警方到达时受害者已经倒地,颈部血流不止,并在送往医院后不久因失血过多而死。

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叫陈世峰,他是刘鑫的前男友。

案发前,刘鑫曾要求江歌在车站等她一起回家,因为她怕陈世峰再来骚扰她。

江歌在车站等待刘鑫,然后两人结伴返回公寓,再然后就遭遇了不幸。

案发时,刘鑫因先江歌一步进入门内得以幸存,而江歌则在门外惨遭杀害。

11月3日下午(案发时是3日凌晨),江歌的母亲江秋莲惊闻女儿离世,她不断发消息向刘鑫求证。

11月4日,江歌遇害的第二天,江秋莲来到日本。

当她在医院见到江歌遗体时,江歌的嘴巴歪着,眼睛没有闭合,脖子、前胸上都是伤口,刀刀毙命,惨不忍睹。

江秋莲一直追问刘鑫,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刘鑫承诺会将实情告知江秋莲,可刘鑫并没有兑现她的承诺。

11月5日,江秋莲在微博上公开怀疑凶手是“刘鑫的前男友”,这条微博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11月6日,刘鑫指责江秋莲私自散步信息影响案件侦破,并威胁江秋莲说,“如果再出这种新闻,我就停止协助调查。”

这就刘鑫和江秋莲之间的第一次冲突。

(三)

第一次冲突爆发后,江秋莲和刘鑫之间的冲突和怨恨不断加深。

无论江秋莲如何追问,刘鑫始终不肯说出凶手的名字,直至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布逮捕令,才证实了江秋莲的怀疑。

刘鑫曾承诺会出席江歌的葬礼,刘鑫曾承诺会去机场接机,但她都没有信守承诺,甚至从江秋莲的微信中彻底消失。

直到5月21日,走投无路的江秋莲在微博上发表文章《泣血的呐喊:刘鑫,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!》,那时距离江歌遇害已有200天。

江秋莲公开喊话刘鑫,曝光了他们全家的姓名、照片、身份证号、电话等个人信息。

也就是在5月21日那一天,刘鑫终于主动现身了。

刘鑫要求江秋莲撤回文章,否则她“死了也不会作证”,两人在微信中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

在王志安团队采访的第一段视频中,江歌母亲在镜头中向刘鑫作出了直指良心的诘问:

面对一连串的质问,刘鑫的回答只有三个字:“不是的。”

刘鑫声泪俱下地向江歌妈妈道歉,并一直强调她自己也很难过。

但江秋莲无法接受刘鑫的道歉。

江秋莲认定,刘鑫之所以认错,是因为舆论让她的生活受到了影响,而不是因为江歌为她付出了生命。

说到激动处,江秋莲重重喘了好几口气,第1段采访也到此为止。

视频1 刘鑫承认对江歌母亲的拉黑、谩骂和威胁

(四)

王志安在《关于“江歌案”:多余的话!》一文中透露了促成刘鑫和江秋莲见面的一些内幕,最主要的是以下2点:

当他们一行人前去采访时,刘鑫一家人非常痛苦。

当刘鑫父母反对见面时,是刘鑫先表示同意和江秋莲见面的,这多少能让人看到刘鑫希望承担的意愿。

王志安是我最佩服的调查记者,在每一个案件中,他总是能给双方提供一个对等的说话机会,他也总是在每一个案件中挖掘案件背后的公共价值。

所以我很理解他营造良性社会氛围的善意。

但刘鑫在采访之后做的那些事,让我看到了她声泪俱下背后的虚伪和自私。

十天前还是声泪俱下,为什么一转身就吃起了带血的馄饨?

我认同江秋莲说的:

在第3部视频中,刘鑫曾说“我现在只想和你站在同一条战线上”,可江秋莲明确地拒绝了她。当她发现和解无法达成时,立即又变回了原来的嘴脸。

再回顾刘鑫一家过去做的事,在江歌遇害的300天时间里,他们哪一次不是被受到了舆论的压力之后才现身的?

每一次都是,甚至还充斥着对江歌母亲的威胁和谩骂。

道歉也好,现身也罢,他们做这些不是因为江歌救了她,而是因为他们急于摆脱舆论对他们生活造成的困扰,他们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所以,刘鑫辜负了王志安的好意。

刘鑫这样的人,不值得被原谅。

我不会原谅她。

江歌母亲更不可能原谅她。

(五)

江歌遇害案有一个极为关键的细节:刘鑫到底有没有把江歌反锁在门外?

这一点,刘鑫和江秋莲存在无可调和的矛盾。

究竟是谁在撒谎?

先来说说刘鑫的说法。

刘鑫说,那天她和江歌一起回家,走到楼下铁门的时候,因为她来大姨妈了,所以江歌让她先上楼。然后她在厕所的时候听到门外“啊”了一声,于是她提着裤子就去开门。当时她把门打开了大概30公分,就被撞了回来。

“你确定你没反锁门?”

“我真的没有锁门。”

当着摄像机镜头,江歌母亲一再质问,你真的没有锁门?

刘鑫一再哭着回答,我真的没有锁门,真的是被人从外面推上的。

这里要补充一个非常关键的信息:

2017年3月,江秋莲拿到了江歌案的部分案卷。但在离开检察院的时候,她签署了保密协议,所以在12月11日案件正式开庭审理前,她无法向公众透露卷宗里的信息。

而在王志安对江秋莲的单独采访时,江秋莲曾用“合理性推测”的方式暗示门是被刘鑫反锁的。

于是王局向她求证:“刘鑫反锁着门,是你自己的推测,还是你从媒体那儿看到的报道?”

所以我的推测是:刘鑫将门反锁,被明确地写入了案子的卷宗。只不过,江歌母亲暂时还无法公之于众。

而支持这一推测的,还有江秋莲在和刘鑫对峙时的诘问。

当刘鑫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则她将江歌反锁在门外后,江歌母亲说了这样一段话:

妈妈,对不起。

妈妈,我舍不得你。

妈妈,我想你了。

妈妈,你救救我。

除非江歌母亲得了精神病(在采访时,江秋莲逻辑非常清晰),否则的话,你很难想象,这样的细节是江秋莲自己杜撰出来的。

所以最大的可能是:

这是江秋莲在案件的卷宗里,了解到的案发时的细节,而刘鑫,则又一次地撒谎了。

视频2 刘鑫究竟有没有反锁房门

(六)

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。

如果刘鑫只是不开门,那是懦弱,并非十恶不赦。

但在江歌以命相救之后,她却抹黑侮辱甚至威胁江歌母亲,真的是天理难容。

江歌母亲把江歌拉扯大很不容易。

因为孩子父亲极度重男轻女,江歌一岁半时,江秋莲离婚成为单亲妈妈。

离婚被娘家人认为很不光彩,江秋莲无奈搬离娘家,独自带着江歌租房。

她摆过地摊,卖过布料,开过超市,艰难地维持着母女二人的生活。

好不容易时来运转,她们母女靠旧房子拆迁,分到了两套房子,于是妈妈把其中的一套房子卖了,送江歌出国留学,没想到竟成了永别。

江歌母亲唯一遭人非议的一点是,她曝光了刘鑫一家的隐私。

但你真的很难去指责这位母亲的行为。

江歌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,可江歌求生的希望却被她的好室友好闺蜜扼杀在了门外。

在江歌死后,她是多么希望知道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?

她只是想了解真相。

可现实却是,我女儿以命相救,你却视而不见。当我抱着女儿遗像在悲痛中熬过春节时,你却买了新的包包染了新头发。

江歌母亲在第3段采访中情绪失控,失声大哭(这段把我也看哭了)。

视频3 江歌母亲见到女儿遗物情绪崩溃

江歌母亲一遍遍地追问:老天爷,你告诉我,这世界怎么了?

江歌母亲的泣血申诉,是对我们这个社会公序良俗、道德底线的诘问和拷打。

是啊?这个社会是怎么了?

我已经那么苦了,但我们依然坚守着善良,可是,好人为什么没有好报?

难道好人成佛就必须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,而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可以立地成佛?

(刘鑫对着镜头反问王志安,我都知道错了,你为什么还在这儿一直在问?)

一个社会不该对好人太苛刻,对坏人太宽容。

这样的社会舆论是不对的。

如果当坏人远比当好人划算,那这个社会的坏人只会越来越多。

所以,必须要让作恶者付出代价。

对于这个事件中的舆论暴力,我赞同@鹦鹉史航的观点。

如果我是江歌母亲,当我被逼无路在网上曝出了你的消息时,结果却遭到了你全家的威胁和谩骂?

我能怎么办?

我还能怎么办?

你说。

你说。

……

如果你无法回答,那我说说我的想法:

1.如果刘鑫不出庭作证,那么就让她继续承受她应该承受的代价。

有时候,不原谅也是一种正义。

2.为陈世峰死刑请愿。

我知道在日本判死刑是很难的(可参考我以前介绍过的“福田孝行杀人案”),但不能因为难就不做了。

江歌母亲已经把仅剩的那一套房子卖了,第6次踏上日本的行程,为案件开庭做准备工作。

江歌母亲赴日准备开庭

“我不知道会有多大作用,但是我还是要做。”

江歌母亲在网上发起了判陈世峰死刑的请愿活动,她正在日本征集签名。

她就像一个战士一样永远冲在最前面。

但我希望,她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云南白癜风会传染吗